淄博市博物馆

见证《桃花扇》传奇 “侯杨砚”捐赠淄博市博物馆

2017-12-04 14:17:43 淄博市博物馆 阅读

       11月30日清晨,在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黄金国际小区,84周岁的离休老干部张志中,将珍贵文物“侯杨砚”捐献给了淄博市博物馆。这方具有六百年历史的古砚,因1643年由当时的文学家、诗人、《桃花扇》男主人公侯方域赠送给了友人杨文骢而得名,作为见证了《桃花扇》传奇的珍贵文物,找到了最终归宿。

      侯杨砚,因“桃花扇”而极富传奇

      捐赠前,这方古砚的最后一个主人,是曾经供职于博山区人民政府的离休老干部张志中。上世纪50年代,与时任博山区文化馆馆长的景介忱先生相识,并结下深厚情谊。景先生在文革期间受运动冲击,不幸离世。张志中夫妇尽朋友之义,从生活上给孤身一人的景介忱夫人以力所能及的关照。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,身后又无子女,景介忱夫人在一次登门拜访时,将家藏多年的“侯杨砚”送给了张志中。

       这方侯杨砚,砚质丰富细腻,呈赤褐色,是正宗广东端砚。砚堂刻有十七字铭文曰:“衔日吐月,排云冲斗,宣德岩石,贻龙友,朝宗。”

       那么,这方砚的来历如何?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?这就得从这方砚的落款“朝宗”说起。

       明末清初著名文学家、诗人、画家侯方域(1618—1654),字朝宗,别号雪苑,河南商丘人,明代户部尚书侯恂之子,祖父及父辈都是东林党人,均因反对宦官专权而被黜。侯方域少年即有才名,15岁应童子试,中第一名。20岁参加进步爱国组织“复社”,同朝中阉党展开斗争,是“南明四公子”之一。后经复社领袖张溥介绍,与南京“秦淮八艳”之一、歌妓李香君结识并相爱。1640年从江南回到河南,与本地文人结成雪苑诗社。清顺治十一年英年早逝。

      侯方域擅长散文,提倡学习韩愈、欧阳修,尊唐宋八大家,以写作古文雄视当世,作品有人物传记,如《李姬传》,写品行高洁、侠义美慧的李香君,同时也写反面人物阮大铖,有声有色,形象生动;如《马伶传》,写伶人刻苦学艺故事,情节曲折,精神感人。均有唐代传奇笔法,具有短篇小说特点。

      侯方域也能诗,如《哀词·少师建极殿大学士兵部尚书开府都督淮阳诸军事史公可法》(有序)是一首35韵的五古,歌颂史可法的生平业迹,以为用兵不如诸葛亮,而死节则可拟为文天祥。

      清初大戏剧家孔尚任依据侯方域和李香君的爱情故事,写成《桃花扇》一书,在我国戏剧史上影响很大。女主人公李香君,又名李香,苏州人,南京秣陵教坊名妓,专享“媚香楼”,明末清初著名的“秦淮八艳”之一,是少见的天姿国色。正值明清交替之际,许多前朝官员贪生怕死,卖国求荣,“秦淮八艳”虽是被压迫在社会最底层的风尘女子,但在国家存亡的危难时刻,却表现出了崇高的民族节气。男主人侯朝宗,因背叛了初衷,作了清廷的官员,香君当面撕毁了桃花扇,出家做了尼姑。

      桃花扇的故事,为这方砚增添了深厚的传奇色彩。

      赠友人,答谢成人之美

      那么,侯方域为什么要送一方砚给龙友?这龙友又是何人?此砚,为何叫做侯杨砚?

原来,明代友从相赠物品,都不是直呼大名,题名和落款都是“字”,表示亲近、亲切。侯方域21岁(虚岁,下同)之时与李香君相识,香君“年方一十六岁,温柔纤小,才陪玳瑁之筵,宛转娇羞,未入芙蓉之帐。虽在青楼,尚未破瓜,而且素性贞良,从不轻易会客。”就是说,李香君当时只有16岁,虽是青楼女子,但从来不轻易接客,还是一个处子之身。

      这李香君,只是艺名,是明代的一位罢职县令杨文骢给起的。

      杨文骢,贵州人,字龙友,是凤阳督抚马士英的妹丈,与阮大铖是结拜兄弟。杨文骢与媚香楼的妈妈(老鸨)关系甚好,见到李香君时,被香君的美貌所惊艳,就问妈妈:“令爱大号?”妈妈说:“年幼无号,求杨老爷赏他二字。”龙友沉吟一会说:“《左传》有云:兰有国香。就叫香君何如?”于是,李香君才有了自己的艺名。此时,是“崇祯癸未仲春”,公元1643年。

      在杨文骢的极力撮合下,侯方域与李香君结为连理。据《桃花扇》记载——

      朝宗说:“三月十五日,乃花月良辰,便好成亲!但小生客囊羞涩,恐难备礼。”龙友接口说:“世兄不须愁,妆奁、酒席小弟一并备来,点染佳期,不知世兄可肯笑纳?” 朝宗闻言,深深一恭说:“多谢杨兄费钞,另日叩谢!”

就是说,杨文骢一手筹措了侯方域和李香君的结合。侯方域自然感激不尽,便将一方砚台赠给杨文骢,作为答谢。

是年,为1643年,距今已有374年,正是今天这块“侯杨砚”。侯,即是侯方域,杨,正是杨文骢。

       流落民间二百年,终进博物馆

       张志中先生讲,困难时期关照朋友遗属,是做人的本分。景介枕夫人将砚石赠予他,是情谊,也是信任。文物的价值,在于享有而不是占有;它在博物馆让大家共享,比私藏家中独享更有价值。

      张志中的儿子张洪健说,该砚曾被“孝妇河畔三名人”之一的赵执信收藏,此后“侯杨砚”流落民间200多年,后来被博山文化馆馆长景介忱收藏。景介枕先生受到迫害后,景介枕夫人就将该砚留给了父母亲。

     “最早在十几年前,就有人出一套房子想换‘侯杨砚’,当时父母亲并没有同意,之后也有人出大价钱购买该砚,父母亲也没有同意。”随着张志中夫妇年事已高,身体也不是太好,老人决定将“侯杨砚”捐给淄博市博物馆。

       淄博市博物馆馆长王振华代表淄博市博物馆接受捐赠。王振华说,这方曾辗转于侯朝宗、杨龙友、赵执信等文化名人之手,见证过明、清两朝兴衰的端石小砚,承载着厚重的人文信息,是珍贵文物。感谢张氏夫妇的义举,并表示将为该砚举办专题展览,力争早日让这方充满灵气的文化名砚与公众见面。

       大众报业集团高级记者、资深报人宋建中,见证了侯杨砚的捐赠过程。宋建中说:“将珍藏多年的名砚捐给国家,是张叔叔(张志中)的多年夙愿,他的想法得到夫人韩姨及子女们的赞同,更让我敬佩!因年长体衰,张叔叔恐夜长梦多,委托儿子张维与市博物馆联系。”

       市博物馆馆长王振华获悉此事,喜出望外。王振华表示,将专门为此砚做一个专题陈列,让更多的关心者和爱好者一睹此砚真容。(隋旭光)